美色探测器

↓来这上车
ao3:Rojita(找不到可以私信敲我

闪恩闪 吉尔伽美什想要看着恩奇都的每一次(短篇完结)

翻清水(?补档

这次再翻我真的不管了🌝

————————————————————————————

“你们走吧,本王要陪着他。” 

藤丸立香看着吉尔伽美什站在人群外毫不留情地转身,轻描淡写地向他们挥了挥手。 

他犹豫着抽动了下手指。 

愿您幸福。 

藤丸立香知道。 

这一次是永别了。 

—————————————————————————— 

吉尔伽美什从沉睡中醒来,他下意识地抬手,想要遮住过于刺眼的红光。 

没有风了。 

这是好事,吉尔伽美什心里想。 

上次醒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海,吉尔伽美什立于巨浪之上,在短暂的凝视后,他放任自己跌入漆黑的深渊巨口,直到再也看不见那片紫色的天空,默默地闭上眼睛。吉尔伽美什不去思考这种行为的意义,自己脚下早已不是他在久远的历史中曾树起那根枯老树枝的土地了,但他还是想要回到这里。仅仅是想要而已,吉尔伽美什做事从来不需要理由。 

他突然想起了迦勒底,还有那些承载着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弱小生命,藤丸立香曾经带他们去了某个著名的海岸,就像现在一样,他和一些谈得来的人潜入海底,斑斓的鱼群冲进金色的灵子中亲吻他的脸颊,他们放声大笑,挥手赶走这群不自量力的精灵。 

吉尔伽美什又想起了恩奇都,温柔的友人喜欢变成一只白色的海豚,因为在珊瑚丛里被螃蟹夹了鼻子而被他取笑,恩奇都也捂着脸笑出来,然后他们在海中相拥,相吻。吉尔伽美什怀念侧头便能望见那双绿色瞳孔的时光,就如同他怀念那双绿瞳一样。 

于是他抬起手,想象着海水从指尖流过。 

“你们真是不走运。”吉尔伽美什睁开眼睛,即便眼前只有无尽的黑暗。“生在这个时代。”他不再下落,而是漂浮在深海的中央拥抱海水中数不清的生命,“但是本王也想不到,竟然会有一天要对你们说谢谢。” 

这不是吉尔伽美什第一次独自在这里醒来了,而每一次醒来,他都会为这颗孕育了人类的星球上叹为观止的奇迹赞叹不已。 

那时吉尔伽美什刚刚沉睡不久,至少与这漫长的等待相比不算很久,他被一阵嘈杂的人声吵醒,当他意识到这是人类的声音时,所有的烦躁都被一扫而空,他在一个女孩面前现身,耐心地等着对方从惊恐中回过神来。 

“对不起,我们不知道这里竟然还有人存在。” 

“本王不算你们所说的人,不必在意。” 

“本。。王?这个词语我不太明白,是古语吗?” 

所以吉尔伽美什厌恶使用全知全能之星,早在人类离开的时候他就肆意地挥霍过这颗星球留下的庞大魔力。他看到了未来,现在他必须为觊觎时空的权威付出被命运束缚的代价,而这命运不可抗拒。

“这里是叫地球吗?我们不太确定。”

“据说我现在使用的是一种叫瑛语的语言,好像是古时候这颗星球上的人发明的。”

“是的,我们是回来寻找历史的,看来这个坐标不是传说呢。”

女孩扬起头罩下红润的脸,因为见到了吉尔伽美什,她的双眼充满了名为喜悦的光彩,女孩坐在地上,用裹着厚重防护服的手为吉尔伽美什描述出他早已知晓的人类的未来。吉尔伽美什喜爱纯粹的灵魂,他不介意将自己过多的时间施舍给这个渴望寻求根的人,对这些人来说,地球只是一个神话,他们拨开了这层迷雾,这让吉尔伽美什心生爱意。

他没再陷入深眠,他要看着人类。

也许是因为女孩带回去的信息,陆陆续续地又多出了许多回来寻根的人,他们呼唤着吉尔伽美什的名字,却从来没有得到过回应。他们在女孩登陆的废墟上建起了一座座奇怪的高塔,并将其中一座命名为美国,按照他们的说法,这是古籍上留传下来的符号,没人知道是什么意思。

吉尔伽美什想再见一见那个女孩,这是少数几个他无法完成的愿望,飞卷的黄沙和滚烫的海水让他知道,女孩没有办法再回到这里了。

有一天,吉尔伽美什送走了最后一个人类,从此他再也没有见过这个他真心热爱过的种族。往后的时间里,他见到了身体覆盖着白色薄膜的人形生物,后来又长出了角一样的东西,直到最后不成人形。他也听不懂他们的语言,这些生物围着地球绕了一圈,兴高采烈地带走了采集的海水,但是这样的生物最后也慢慢消失了,宇宙中永远不再有冲向地球的绚烂光斑,连星星都在远离。

吉尔伽美什陷入了沉睡。

他很久没做过梦了,即使如此,梦见那个满身飘花的半人也没能让他有一点开心。

“你们走吧。”他听见自己这么说着,“本王既为起源,那就让本王留在这里,见证起源之地的陨落罢。”

“你只是不想离开他而已。”

“他生自大地,本来就与这片土地为一体,本王多次送别他的身影,但是这一次,不会再留他一个人。”

然后吉尔伽美什又一次醒了。

他惊讶地看着自己还未消失的躯体。

“生命真的很顽强。”吉尔伽美什蹲下身抚摸手中的沙土,如同抚摸着他的恩奇都。

在数不清的岁月里,吉尔伽美什从未离开过这片土,他的第一次沉睡时迦勒底就在风中化为沙砾,美国高塔也在很久以前成了回忆中的光影。人类还没离开之前,吉尔伽美什为他的友人在这里立起了一根树枝作为墓碑,因为恩奇都爱着自然的一切。

吉尔伽美什忍不住去回忆,他回忆起藤丸立香离开时不舍的眼神,即使那时这个被他叫做小鬼的人已经白发婆娑,老态龙钟。他回忆起和梅林所罗门做的约定,三人分别去见证地球与人类的末路,即使所有人都知道离开了地球他们这些以魔力为生的人很快就会消失。他回忆起与奥兹曼迪亚斯还有伊斯坎达尔的最后一口酒,就像他们每次挤在一起抢游戏机时一样,即使他们放下酒杯,此后就是永别。

当然,还有他无时无刻不在回忆的恩奇都,他回忆起地球崩溃时,恩奇都第一个倒在了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上,就是从那以后,他不肯再离开这里。

而现在,他也不肯再睁开眼睛。

吉尔伽美什第三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能做的仅仅是睁开眼睛。生命完全消失了,地球成了一颗死星。

没有了灵,地球无法继续产生魔力,吉尔伽美什顺从地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不管是作为神也好,作为人也罢,都无法逃脱永恒死亡的降临。

但是,首先迎来的是他的第四次苏醒。

吉尔伽美什没有办法停止哭泣,他的脚下不再是寂静的沙土,而是从未见过的生命,幼小的紫色生物从地下深处冲天而起,这大概能被叫做植物,外表却比吉尔伽美什见过的任何一种植物都要更加邪恶。天上突然下起雨来,不同于他和恩奇都曾漫步于其中的温柔细雨,亮黄色的雨滴带着强烈的酸气穿过吉尔伽美什的灵体打在地上,留下一个个黑色的深坑。 

“恩奇都。”吉尔伽美什坐在地上仰头望着灰黄色的天空,泪水顺着他的眼角缓缓落了下来,他抬手捂住自己的脸,却无法抑制嘴里的呜咽,“这就是生命。” 

吉尔伽美什不想睡了,他看着幼苗冲破死亡的禁锢,发出新生的喝彩,他看着曾经沸腾过,也曾冰封过的海水里再一次充满了遨游的精灵,他看着第一个黑色球体费力地爬上沙滩,他看着一个蠕动的圆盘在飞翔的梦想中跌入谷底,他看着喷射而出的火浪将一切吞噬殆尽。 

最后,他看着锐利的尖爪哆哆嗦嗦地从洞里探出来又缩了回去。 

吉尔伽美什满足了,他又一次回到了梦里。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漂在一片大洋中,海浪虽然无法触碰到他的身体,但是自然的魔力却能够带着他远离那片另他魂不守舍土地。吉尔伽美什不再随波逐流,他从海水中游了上来,发现天空变成了幽暗的紫色,自己身边的水体也没有了刺鼻的酸气。 

他错过了目睹一种生命灭亡的机会,却得以目睹另一种生命的开始。脚下的那片海,充满了生机。 

但是这颗星球马上就要死了,已然年暮的太阳将会杀死它。 

所以吉尔伽美什放任自己跌回海里。 

这是最后一次了,吉尔伽美什的意识回到现在。膨胀的太阳变成了红色的巨人,狂暴的太阳风剥去了地球表面的大气层,它马上就要吞噬这颗弱小的星球了。 

“恩奇都,本王终于完成了约定的使命,现在该来找你了。” 

吉尔伽美什感受着体内的魔力正在疯狂地流失,这颗星球用奇迹滋养了他五十亿年,现在是时候回归了。 

与恩奇都真正的融为一体。吉尔伽美什在弥留之际感到了无上的幸福,他蜷缩着躺在地上,一如当初与恩奇都躺在乌鲁克的草地上的姿势,然后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评论(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