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色探测器

↓来这上车
ao3:Rojita(找不到可以私信敲我

【鸣佐】回家(二十四)

千呼万唤始出来的鸣佐(:3_ヽ)_

路人明示

——————————————————————————

和男人一起在鬼之国的生活并不快乐,除了任务和配合男人稀奇古怪的实验外就是**,佐助想念他的第七班了。

出任务的时候听说自来也带着他的弟子漩涡鸣人已经出门历练许久,纲手的徒弟春野樱的学习也逐步步上正轨,佐助着实松了口气。

这天男人阔别几日从木叶回来,一进门就趴在桌子上大笑不止,佐助冷眼看着,闲暇中啄了口茶,男人一个人笑到最后也没了意思,见佐助完全没有给他倒茶的准备,自顾自地冲洗了茶杯,给自己倒了一碗。

“佐助君,你听了别笑。”男人倒了茶也没敢喝,恐怕笑喷出来,“团藏和大蛇丸闹崩了哈哈哈哈哈!”

佐助没笑,男人反而又笑得形象全无。

“大蛇丸本来就没有诚意和团藏结盟,骗了双写轮眼就要抽身,团藏也知道了大蛇丸拿鬼灯水月算计他,现在正打算报复呢。”男人笑得辛苦,一句一喘地说完。

“不过团藏和鬼之国的事已经被大蛇丸发现了,他们互相手上的把柄太多,现在还没撕破脸皮,但是不会一直这样相安无事下去。”

男人笑完,恢复严肃,开始头头是道地分析起来。

“团藏决定先炸大蛇丸几个基地作为警告,等你再锻炼几年大概会命令你去刺杀大蛇丸,你进步很快,能力又正好克制他,团藏很可能把你当弃子,让你们同归于尽。”

语毕,男人正襟危坐,认真地看着佐助。

“佐助君,你要变强。”

佐助靠着椅背摩挲着茶杯,半晌没作声。

“我还真是好用啊。”佐助突然说道。

“你当然好用,对于他们两个来说你都很好用。”男人想到当时的情景,笑道,“大蛇丸当初让鬼灯水月光明正大地跟你回来不过是想逗弄你而已,真正寻找团藏在鬼之国据点的方法他另有安排,谁想到你就这么让他跟回来了,还放跑了他一颗棋子——噗!”

男人说着说着又笑了,想到大蛇丸可能懵然的表情他就满心愉快。

“我没有哦。”佐助玩着空荡荡的茶杯回道,“刚从大蛇丸那出来的时候我心情不好,确实没管他,但是后来几天我是赶过他的,是他自己偏要黏上来,虽说我也没有太坚持,免费的仆人为什么不要呢。”

佐助回想起和鬼灯水月相处的那几天,面色渐渐阴沉下来。

“自以为是的蠢货,以为凭他那点本事能救得了谁。”

佐助那天的血泪给了鬼灯水月极大的震撼,也许是良心未泯,也许是感同身受,一路上鬼灯水月的照顾让佐助阵阵作呕,一路忍到鬼之国,满足了大蛇丸的小心思,这才总算下了杀手。

虽然还是让他逃了,优秀的逃跑技术也可以见得大蛇丸选择他的原因,在大蛇丸本来的打算中,鬼灯水月就算跟踪佐助被发现也能迅速逃开。

自己的不按套路出牌完全是任性想给团藏找不痛快,仗着男人对自己的宠溺就胆大包天起来,如果被团藏知道了他的小动作,他的下场不会好看。

佐助为自己的幼稚感到可笑。

做这些事又有什么用,他的结局不会有变化,再大的风浪席卷进他这摊死水也激不起丁点水花,他的未来早已注定了。

被榨干最后一分价值,然后背负着罪孽孤独的死去。能在最后赢得鸣人一朵送葬的白花,就像三代火影葬礼上的那朵一般,就是佐助能幻想到的最好的结局了。

鸣人鸣人鸣人——

佐助烦躁的抓抓头发。

自从分别后他总是想到鸣人,偶尔还有小樱和卡卡西护在他身前的身影;

鸣人在外面吃的不好怎么办,半夜又蹬被子着凉怎么办,受伤没处治疗怎么办,想家了怎么办,自来也照顾不好他怎么办——

佐助发现自己对鸣人的依赖感太重了。

是他需要鸣人,鸣人又不需要他,没有人比佐助更了解鸣人,他的担心不过是多此一举,没了他,鸣人只会过得更好而已。

但是佐助还是耐不住去想,在远离木叶的鬼之国边角,四分想鸣人,四分想鼬,剩下两分给小樱,卡卡西还有其他那些还活着的佐助曾看在眼里的人。

他在任务的时候想,实验的时候想,训练的时候想,**的时候想,吃饭睡觉的时候想,除了去想这些人,佐助找不到事情可做了。

前去轰炸大蛇丸据点的路上,佐助也在想。

男人知道佐助对大蛇丸憋着一口气,特意把团藏勾画出来的最重要的据点交给了他去摧毁。

佐助顺路做了些其他任务,还自己揭了不少通缉,一路杀到了大蛇丸的北方据点,这时他在外已经有了不小的名声。

“就是这吗。”佐助对照男人给他的照片,确认了地点,二话不说拔剑开砍。

没有通融,没有商量,在正午太阳最烈的时候,忍术不要钱的一个接一个往外放,附着在剑上的火焰和雷电劈啪作响,没一会儿就碎了一柄。

时不时有人逃出来看情况,佐助一个也没放过,连着据点的墙一起轰飞。

等佐助停下破坏时,北方据点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佐助撑着剑杵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气。

不知道废墟下还有没有幸存者,佐助懒得寻找,他开了万花筒,靠着墙坐下休息片刻,便起身准备离开。

哗啦。

佐助警觉的回头。

只见几只鸟落在一处水泥板上,两头公鹿用角猛力地顶着那个巨大的泥板,不时偷瞄佐助一眼,鼻子里是急促的佐助新奇,便没走,站在两臂远的位置看着这些动物奇怪的行为。

水泥板最终被鹿角顶开了,露出了被埋在废墟里胡乱挥舞的一截手臂。手臂慌乱中抓住了凑上前的鹿角,被雄壮的公鹿从几块倒塌的断墙底拉出来。

那是一个高大壮硕的橘发少年,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四肢带着被砸断的铁链,被救出来后看见佐助时被吓了一跳。

重吾本以为是大蛇丸的仇家找上门来,被他的朋友们救出来前已经做好了一场大战的准备,表情都变得狰狞了,但是出来后看到周围一片惨淡,重吾还是不免惊出了一身冷汗。

面前的人全身笼罩在黑色的长袍里,看不清面容,不知是男是女,只有微风吹起漆黑的兜帽时能隐约看见底下苍白的下颚和猩红的双瞳。世界不知道何时变成了赤红色,地面变成了红色的液体,正吞噬着四周的断壁残垣,墙壁和水面相接的位置被腐蚀成黑色,呲呲的叫嚷着。

重吾不记得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天上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只有一望无际的红色云雾,重吾意识到这应该是眼前人的能力。

不是幻术,大概是血继限界。

重吾屈膝弯腰,死盯着佐助不敢眨眼,额角滑下一滴汗。

那几只鸟在重吾肩头唧唧喳喳的叫着,两头公鹿也小心翼翼地踏在断墙上蹬着蹄子嘶吼,围着重吾转圈,终是没有离开。

动物总是比人敏感,佐助料想它们还留在这里应该是为了那橘发少年,若是只有佐助自己,这些动物们定是早就跑开了。

根据男人给他的情报,这应该就是那个名叫重吾的少年,而佐助也不得不承认,是个好人。

他心下有了决定。

佐助捧出那本他珍重保护的卷轴,表明自己没有敌意,递给了重吾。

佐助微微张嘴,狠咬了下唇,这才说道:“带我保管。”沉默后他又补充道,“不用还了。”语气坚定,像是下了某个极为艰难的决定。

重吾犹豫多时,认定自己绝对赢不了,横竖是个死,伸手接过。

他瞥了一眼卷轴,发现是通灵术,又被吓了一跳,再抬眼时佐助已经消失了身影。

“签订契约,他能压制你的力量。”

空气中只留一句残音,四周也回了正常,据点被吞噬的仅剩漫天沙土,刺目的阳光倾泻而下。

重吾左右警戒,跟着动物们躲进森林里,被佐助那句话吸引着将信将疑地打开卷轴。

入眼的是密密麻麻的,一排接一排的,宇智波的名字。

重吾想他猜到佐助是谁了。

出于对宇智波名号的敬畏,重吾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天生的仙人之体让他在通灵术上有着恐怖的天赋,一只白色的花猫应召而来。

“是谁把这个卷轴交给你的。”花猫没有同重吾谈契约的事,反而表情严肃,急迫的询问道。

“一个少年。”重吾礼貌回答,“大概十一二岁,可能是宇智波的人。”

“是吗,小少爷他还是……”花猫仰天,闭起眼睛吸吸鼻子,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宇智波啊……”。

花猫摇摇头,直视重吾,“小少爷把我们忍猫一族交给你,我们会与你签订契约。”

“他说你们能压制我的力量。”重吾道。

花猫观察片刻,认可地点头,“我会让我们一族的战士留在你身边,你不用担心。”

公鹿亲密地蹭蹭他的脸,重吾缓缓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他说道:

“谢谢。”

我已经连走评论都会被屏蔽了,诸位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再这样下去我真的开不了车了(深思.jpg)


我之前的车被屏的一个不剩了,大家直接去ao3吧

求生欲过于强烈,我就不补档了


最近沉迷写原耽……

七月考完试恢复更新

有什么梗可以先撂这⁄(⁄⁄•⁄ω⁄•⁄⁄)⁄,催更也可以先催着,我可能会根据催更的凶猛程度考虑先开谁的车哦


我不仅一堆作业要写,而且还被屏了(•̩̩̩̩_•̩̩̩̩)

!!!!!!!!!!!!!!!我一直在ta(们)那学画画的大神关注我了!!!!!!!!!!∑(❍ฺд❍ฺlll)

这就是开车的好处,让我知道自己和大神之间不是遥不可及的,至少我们都是变态(bushi


这俩姿势都差不多的
我不管,是真爱

我当初究竟为什么跑去写清水来着(:3_ヽ)_

现在本变态只想开车_(¦3」∠)_